每當我開始質疑坂元裕二「應該已經玩不出什麼新把戲了吧」的時候,

他總是能夠用更大的力道回打我臉,這就是坂元裕二,這就是《四重奏》。

 

華麗但性質各異的演員陣容、久違的古典樂主題(記憶中上次應該是《交響

情人夢》)、再加上懸疑推理?怎麼想都很難湊在一起的元素,在坂元手中

卻能摻在一起作成瀨尿牛丸(誤)!

 

坂元作品照例又隱藏了很多容易忽略的細節(或說彩蛋),本篇以第一幕

(EP01~05)內容為主,按照時序搭配畫面來說明: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<EP01>

1-01-1.png1-01-2.png

#開場,露天演奏掙錢的小雀,與她最愛的飲料。幾乎一模一樣的構圖,

到了結尾又出現一次。這種飲料在全劇一再出現,視覺上是極為強烈的

符號,文末的番外篇會稍作分析。

 

1-05.png1-04.png

 

1-03.png1-02.png

#四人第一次排練。刻意安排每個人在切換進入樂手模式時,都有專屬

的儀式性小動作(脫襪/開領/拭鏡/換戒)。這些動作與配件,其實某種程度

很像日本假面騎士戰隊的「變身」傳統(觸碰腰帶或寶物->擺姿勢->變身),

同時暗示這四個人各有各的雙面性(表vs裡/虛偽vs真實),而相關配件在後續

劇情中也將有其象徵性意義,第一幕中尤為明顯的是別府的眼鏡。

 

1-06.png

#透過炸雞塊上面要不要加檸檬這件事,帶出EP01的主題:不可逆。

如果說去年《追憶潸然》裡面最主要的隱喻系統是花卉,那《四重奏》

截至目前為止最主要的隱喻系統除了音樂之外,應該就是飲食。

 

 1-07.png

#真紀回到那個「維持丈夫沒有離開的假象」的家中。玄關處,

真紀鞋尖朝內,丈夫鞋尖則是朝外("出船",到別人家作客的禮儀,

方便離開時穿上),暗喻兩人已不同心。

 

 1-08.png

#四人來到超市採買,小雀一邊盯著家森一邊笑得鬼祟。推測應該就是

這時候,小雀發現家森採買了「紫式部」,才有EP01片尾拿出來給真紀

用的劇情。

 

 1-09-1.png

#《明日之丈》(台譯《小拳王》)按維基登載,是日本六七零年代

經典拳擊勵志漫畫,紅帽是主人公的象徵性配件,而漫畫中最主要

的精神是「不管跌倒幾次,明天總會有希望」。紅色的帽子,不論

是對號稱餘命九個月的Benjamin,或是對四重奏的四人而言,都是

一個再明顯不過的譬喻:希望,或說夢想。

 

1-09-2.png 

#四人從Benjamin居處返回,別府提及要再去找超市裡的商演機會,

真紀不表贊同,只是心有不甘地看著窗簾。此時的真紀已下定決心,

隨後便要告發Benjamim,同時會買新窗簾回來換,表明沒有退路,

正式搬進輕井澤別墅。

 

1-10.png  1-11.png

#巴士經過的同時,真紀悠悠答覆了別府關於「夫妻究竟是什麼」

的提問,稍後觀眾才會得知,此時真紀的回答是:夫妻是能夠分開

的家人。那麼問題就來了,別府當時究竟是聽清楚了還是聽錯了,

才會在後續回應說「真好」呢?個人認為別府當時聽得一清二楚,

他是真心嚮往真紀擁有「能夠分開的家人」,因為他自己就是一直

活在別府家族的陰影之下,想分也分不開。事實上,四重奏的四人

在某種意義上都有著「想分開但又分不開的家人」。

 

 1-12.png

#家森在街上回頭張望一個路過的小孩。一直要到EP04觀眾才會知道

這個鏡頭的用意:家森有過一段婚姻跟一個兒子,有心但無力扶養他。

 

 1-13.png

#從Benjamin手中奪走工作機會之後,家森提到他跟Benjamin

都是「無法毫不猶豫用圖釘將海報釘在牆上的人」,在外租過

房子的人應該都會秒懂這梗。除此之外,家森跟Benjamin一樣都

擁有「因故無法相聚的妻小」,論相似度是四人之中最高的。

 

 1-14.png

#正式上台前,真紀對四人在KTV的「偶然」相遇表達謝意。

構圖中,三個人的身體都朝向不同方位,隱含了「各懷鬼胎」

之意。

 

 1-15.png

#小雀偶然撞見真紀含著眼淚在演奏「聖母頌」(有關樂曲本身的

隱喻,因為我不是音樂系的,請參考板上Alley大的介紹)。又,

後續觀眾在EP02可以得知,「聖母頌」是婚禮上常見的曲目,

因此這場戲可以理解為,真紀的眼淚與離開的丈夫有關,與

愛情的「不可逆」有關。

 

<EP02>

 2-01.png

#EP02一開場,便揭示了本集主題:紅(普羅旺斯魚湯)與白(餃子)

之間的選擇。多數人都是如此,手裡有著紅的時候,就會想得到白;

當手裡拿著白的時候,又會想起紅。使用紅與白這二種符號,

也許是源自日本每年傳統的紅白歌合戰?或是源自張愛玲在

《紅玫瑰與白玫瑰》裡的名句也未可知。

 

 2-02.png 2-03.png

#卷鏡子在咖啡廳裡對小雀描述魔術師手法,再次提及「雙面性」,

簡言之:右手是假象/表,左手才是真相/裏。

 

2-04.png 

#劇中兩人首次在KTV唱歌。背景九條的穿搭是,白色大衣+紅色圍巾。

此時的九條也正處於一種猶豫不決於選擇紅或白(輪胎老公或別府司?)

的狀態。前景則是一盤散置的薯條。(此符號稍後再議)

 

 2-05.png

#如前所述,本集主題在於「選擇」。人魚跟半魚人其實是差不多的

兩種形態,暗喻別府陷在紅與白的雙重曖昧之中無法作出決定。

 

 2-06.png

#唱「紅」的時候要戴護頸,據說似乎是X Japan的團長Yoshiki,

因為頸椎椎間盤突出所以常常戴護頸上台XD

 

 2-07.png

#別府與小雀出門買冰淇淋,小雀選了「左手」的口味。

如前所述,左手代表真相/真心,此時小雀的選擇可作多重

解讀,也許是她想要別府的真心?或是她想要一個

再也沒有謊言的自己?

 

 2-08.png

#別府誤把谷村講成谷間(乳溝)。

雙手拿著兩顆凸頂柑的意象再明顯不過,附帶一提,

坂元過往也經常使用各種水果作為象徵符號。

 

2-09.png  2-10.png

#EP02多次出現薯條,唯有這一次是排列成高塔形式在玩Jenga。

別府與九條唱KTV時的薯條,雖然很大一盤但都是一盤散沙;

當薯條終於被疊成高塔,正是別府要向真紀猛烈告白的時刻,

可惜最後仍舊在真紀的嚴詞拒絕之下應聲倒塌。薯條的形式,

可以理解為一種視覺上的隱喻。

 

 2-11.png

#距離稍遠的好喝咖啡廳VS近處還算可以的連鎖咖啡,九條最終

作出了選擇。遠處是紅白相間的東京鐵塔,近處也是紅白相間的

穿搭,兩人膝上還披了件白底紅格的毛毯。

人的一生就是無時無刻的選擇,與面對選擇的猶豫。

 

 2-12.png 2-13.png

#眼鏡被壓壞的別府,戴著九條的紅色圍巾離開。

如前所述,眼鏡可視為別府「變身」的道具,壞掉的眼鏡逼迫別府

必須正視自己,再也不能逃進另一個身份去隱藏。九條給出了紅色圍巾,

代表她已選擇了「白」,同時別府也只剩下「紅」的選項。

 

 2-14.png

#大學時代,別府與真紀第一次邂逅。此時別府手中拿的橙汁飲料,

一直到現在都還愛喝。(容後再述)

 

  2-16.png2-15.png

#真紀聞到雀身上有線香味。稍早的特寫已經帶出,線香味來自她的

婆婆卷鏡子。功能如同EP05的亮片一樣,都是為了帶出懸疑氣氛,

暗示真紀可能已經發現小雀與婆婆之間有所連繫。奇怪的是,線香跟

佛珠,都暗示卷鏡子是虔誠佛教徒,但是小雀跟卷鏡子的會面,卻多半

刻意選在教堂裡面(關於這點目前個人還沒有合理解釋)。

 

 2-17.png

#結尾,白的真紀詢問紅的小雀是否喜歡別府。

預期在第二幕,別府又將面臨一次「紅」與「白」的選擇了XD

 

 

<EP03>

3-01.png 

#開場不久,真紀與別府撞衫,此時他們穿的上衣是黑白橫紋形式。

「橫紋」,尤其是黑白橫紋,最早是囚犯限定的穿著,本身就帶有

「犯罪」的隱喻。此處的別府與真紀,除了外在的撞衫之外,其實

內在有不倫的傾向,同時也在提示本集的主題:罪與寬恕。稍早

小雀才不小心把家森的四角褲甩進壁爐,不急著拿出來卻選擇湮滅

證據,也是一種隱藏的罪。「橫紋」在EP03共出現三次,都暗示

著「犯罪」,此處為第一次。

 

 3-02.png

#第二次出現「橫紋」。少年捎來小雀生父的病危消息,提醒小雀曾經

身為罪犯的痛苦回憶。

 

 3-03.png

#家森敗興而歸,眾人談笑之間,小雀明顯快睡著,別府叫她去睡

她卻說不想睡。這時的小雀對自己將被逐出四重奏已有心理準備,

想把握跟眾人相處的時間,哪怕多一秒也好。

 

 3-04.png

#小雀此前在房仲業上班,因為身世被發現而遭無聲霸凌,最後

識相離職。此處可見小雀手上的玻璃杯,有著一個大提琴手的

圖案。劇組究竟用不用心,在小細節上頭表露無遺。

 

3-05.png  3-06.png

#明明走進一家蕎麥麵專賣店,小雀卻點了炸豬排蓋飯,真紀

聽到還愣了一下。熟悉日本刑事劇的觀眾應該會立刻反應過來,

炸豬排蓋飯通常出現在嫌犯即將要鬆口自白的橋段。搭配後續

小雀的供述,確實如此。

 

 3-07.png 3-08.png

#「橫紋」第三度出場。如前所述,橫紋是罪犯的隱喻。

小雀站到橫紋比基尼女郎面前,低頭開始認罪供述。

值得一提的是,這場戲在背景用了稻川淳二的恐怖廣播,

其廣播內容時不時會跟前景兩人的對話或心境交相疊合,

這種技巧運用的廣度與深度,個人認為坂元裕二是海放

其他日劇編劇不只一條街以上。

 

 3-10.png 3-11.png

#坂元裕二又一名言。一邊痛哭,還能一邊吃飯的人,

代表雖然悲慟欲絕,但仍保有一絲求生意志,想要繼續努力

活下去(儘管如此,也要活下去!)。《四重奏》的四個人各自

有各自的悲慟,但會一起哭著吃著,牽著彼此的手活下去。

 

  3-12.png3-13.png

#「我連上Wi-Fi了!」,年度最具創意告白!

你怎能不愛坂元裕二?

 

3-14.png  3-15.png

#片尾,小雀先是演奏一段巴哈,戛然中止後,又改演奏

《卡薩多無伴奏大提琴組曲》。這首曲目正是EP01開場小雀

露天演奏的那首,暗指小雀已經回到原初,回到那個還沒開始

接受卷鏡子惡魔交易的自己。

 

3-17.png  

#片尾,小雀珍藏的置物櫃(經網友指正是靈骨塔,只是太簡陋了還我以為是置物櫃…)

鑰匙,與先前相比多出了一把。可以理解成,被真紀寬恕的小雀,也寬恕了自己的父親,

又另外租了一個靈骨塔位,將父親骨灰置入安放。

 

 

<EP04>

 4-01.png
#開場,四人為了丟垃圾的問題發生有趣的爭執。

同時也暗示了本集主題:不願面對、任其累積的無用過去。

 

4-02.png

#眾人聊到「喜歡腳臭美女」,家森不發一語默認。

後續這個「腳臭美女」的概念會再連結回茶馬子與小雀。

 

4-03.png4-04.png

#兩人來到兒子小學門口等候,此時家森用口哨吹著

「雅克弟兄」(就是我們的「兩隻老虎」童謠)。因此後續

小雀才能夠認出,路邊那個正用直笛吹奏同一首曲子的

小男孩,正是家森的兒子。

 

4-05.png

#「小孩拼了命想長大,大人卻拼了命想變回小孩」。

這句名言可以說是全劇的中心思想,這裡的「變回小孩」

既有貶意(不願面對現實)又有褒意(堅持不切實際的夢想)。

基本上劇中每一個主要角色都有很小孩子氣的一面,本集開場

的垃圾爭論已經很明顯,另外主要透過「愛吃甜食」這個現象

來描述。例如EP01中家森跟小雀搶吃橘子果凍(而果凍其實是

真紀買的);別府在甜甜圈公司上班,並且從大學開始就一直

愛喝橘子汁;小雀不用多說,嗜吃各種小孩零食;就連一直追著

家森不放的黑道老大半田,都隨身攜帶一盒草莓巧克力。唯獨

那個「皮笑肉不笑」、過於社會化的有朱,在EP05曾強調自己

「不喜歡甜食」。

 

4-06.png

#光大跑去旁邊飲水機喝水,家森下意識想要抱他起來。

可見兩人分隔已久,家森上次見到光大的時候,光大身高

還搆不著飲水機,故有此安排。

 

4-07.png4-08.png

4-09.png4-10.png

#前面提及家森喜歡「臭腳美女」,他喜歡過的茶馬子

也許是因為腳臭所以才連冬天出外也穿涼鞋,又疑似

有常把廁所拖鞋穿出來的壞習慣,臭腳=涼鞋=廁所拖鞋,

因此家森對於廁所拖鞋才會有下意識的厭惡。最後為了

挽回茶馬子,家森甚至自己穿上廁所拖鞋,表示某種妥協。

#小雀被抓到小辮子,有朱二話不說竟開始軟性敲詐。

 

4-12.png4-13.png

#別府擦拭眼鏡之後,開始對真紀猛烈求愛。

如前所述,擦眼鏡這個動作可視為別府的「變身」,

透過這個變身動作,會切換到另一個自己,此處的別府

跟平常的別府截然不同,從有朱口中的貓變成了虎。

 

 

<EP05>

5-01.png

#卷鏡子意外撞見孤男寡女共處一室的真紀與別府。

藉口上廁所卻開了主臥的門,只為了確認兩人真有姦情。

 

5-02.png

#餐廳老板娘問話,四人卻很有默契地同時發言。

EP05出現兩次這種「異口同聲」的設計,在這裡

是為了呈現出四人的默契。所謂的默契並非讓

四個人有一致的意見,而是讓四個人四種意見能

和諧共存。此處四人發聲的速度與音調應有特意

安排過,聽上去頗為協調,正如同四把提琴的合奏。

 

5-03.png

#有朱去偷真紀的手機,刻意使用鏡子當作元素。

婆婆的名字正好是「鏡子」,透過同一面鏡子,

小雀最後得到救贖找回真我,而有朱看似一路

墮進深淵,被鏡中那個自己給反噬了。

 

5-04.png

#小雀的樂譜。

左上角清晰可見印有小麻雀的圖章。用心的小設計。

 

5-05.png5-06.png

#真紀發現小雀衣服上沾了一個亮片,正是婆婆卷鏡子

新包包上的亮片。

 

5-07.png5-08.png

#興高采烈以為圓夢的四人,換來假演奏的現實。

揭示本集主題:夢想與現實之間的落差。

 

5-09.png5-10.png

#四人作完假演奏之後,即席露天演奏了一曲。同樣的曲子

在EP02也出現過,當時的四重奏剛步上軌道,在舞台上

開始享受自己的時刻(家森當時還疑似去坐觀眾大腿)。剛嚐到

空歡喜之後的四人,最想回去的也許就是那一刻了吧。

 

5-11.png

#小雀進門發現有朱接手成為新的監視者。

意外發現小雀墨綠色大衣的胸口處,有個小麻雀胸針XD

 

5-12.png

#本集第二次的「異口同聲」。

坐位上安排有朱跟小雀坐同一邊,即暗示兩人為共犯結構。

但是兩人的異口同聲明顯是很不協調而吵雜的,有朱為了攻擊

真紀而質問,小雀則為了保護真紀而轉話題。把「異口同聲」

作了另一種層次的展現。

 

 

[番外篇]

1)魔術數字是「4」?!

#「四」重奏,無論大中小提琴全都是「四」絃。

#別府公司的甜甜圈,有四種口味

甜甜圈.png

#小雀手上的咖啡拿鐵飲料包裝,其實是正四面體。

1-01-1.png

#別墅裡,客餐廳是同樣形式的四盞燈座。

(雙四,暗示四位主角的雙面性?)

雙四-燈.png

 

2)愉快的跌倒?!

幾乎每一集都可以觀察到主角們很刻意地「跌倒」,

但卻一致都是「愉快的」跌倒,或跌倒起來之後就可以連上wi-fi(?):

跌倒01.png跌倒02.png

跌倒03.png跌倒04.png

可以理解成,只要四人在一起,所有的跌倒、人生的下坡等等,

都是愉悅的吧XD 相較於四重奏的跌倒,Benjamin的跌倒就淒涼許多:

Ben跌倒.png

其實EP05也有跌倒,但似乎比較難用先前的邏輯去理解了XD

跌倒05.png

 

 

[坂元鐵粉延伸閱讀]

《追憶潸然》第一章:你漏看了什麼

http://goo.gl/hpbf38

《追憶潸然》第二章:你漏看了什麼

http://goo.gl/vfnyFn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hunjiIwai 的頭像
ShunjiIwai

日劇研究所

ShunjiIwa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5)

發表留言
  • Ri
  • 不好意思...
    想請你回去看一下小雀去看媽媽的那一段,她在的地方是靈骨塔,兩旁都是個人式大小的塔位。所以小雀的鑰匙不是置物櫃鑰匙,而是塔位的鑰匙喔...
  • 你好,
    重看一次發現真的不是置物櫃而是簡易靈骨塔(簡易到我以為是置物櫃…),感謝指正~

    ShunjiIwai 於 2017/02/24 13:21 回覆

  • LLE
  • 版主太厲害了!!!覺得您寫的四重奏分析文是我目前看到最喜歡的,還點出了很多自己沒注意到細節,好像開啟了另一個新世界XDD
    這部真的是神作,看完分析文又決定要再來重看好幾次~
    版主還會寫四重奏的第二幕分析嗎(好想看啊!!!!!
  • 感謝你的喜歡~
    準備要寫第二幕分析的時候工作剛好比較忙,
    公視正在重播,有考慮等公視播完再補完哦~

    ShunjiIwai 於 2017/12/01 20:46 回覆

  • H
  • 這篇分析得太好了,解答了我好多困惑,而且並不覺得是過度詮釋! 很期待你的第二幕分析!
    想補充一點,印象中幾次眾人跌倒的場面,真紀都沒有真的跌倒,或許也是編劇暗示真紀與其他成員在性格上的根本差異?
  • 你好~
    的確是很有趣的發想~
    但是嚴格上來說,EP03跟EP04都只有兩個人跌倒,
    所以也許支持這種發想的線索是不夠充分的。(其實跌倒梗好像也只有前四集有玩)

    因此我會比較傾向去解釋成:
    四人之中有時候某人或某些人跌倒(失敗)了,但沒關係,其他人都在,眾人會一起把這種「跌倒」轉化成美麗的回憶~

    ShunjiIwai 於 2017/12/07 10:27 回覆

  • LEE
  • 其實我是發現公視要播出後才跟著看的(我是樓樓上XD)
    之前一直想追(聽了很多好評)但是都還沒有動作,趁著這個機會好好看完了
    完全沒有失望啊!!!!!! 被演員跟坂元的圈粉了~

    我也是看完版主的分析後開始注意跌倒的
    後面有幾集好像也有看到跌倒的橋段:)
    很喜歡這種藏在劇情裡的各種小細節
    期待(但又不想給壓力XD)你的四重奏第二幕
  • 歡迎成為坂元鐵粉~

    四重奏第二幕應該會寫啦,我努力擠出時間XD

    ShunjiIwai 於 2017/12/12 18:09 回覆

  • 路人
  • 大大您好 ~
    小弟有創一個 日劇 / 日影 / 日漫 的LINE討論群組
    剛好搜尋到大大有在寫日劇的部落格 想邀請大大加入群組
    如果大大願意加入
    再麻煩寫信到 tony147555gmail .com 留下您的LINE ID 謝謝